首页 > 综合其他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1071章 她不是你能靠近的男人

第1071章 她不是你能靠近的男人

书名: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作者:无尽夏 字数:2677

第1071章 她不是你能靠近的男人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养,顾沫终于出院了。

这几天她虽然受到了VIP病号的待遇,但是病号终归是病号,躺在医院里会让人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明天就是司氏集团的年会了,顾沫软磨硬泡的给季舒白要了张邀请函。

……

年会这一天下午三点,司墨南派秘书艾米来他的新房接顾沫。

她们先去美容院美容按摩,做头化妆换衣服。

艾米带着顾沫去往司氏酒店。

今日司氏酒店门口就像是个星光大道般。

许多狗仔都蹲守在这里等着捕捉精彩的画面。

他们公司也有同事在。

为了掩人耳目,顾沫悄悄的从酒店的停车场乘坐总裁专用的电梯来到宴会厅的门口,跟季舒白一起挽着手在门口签到,入场。

……

台上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热烈的掌声中,司墨南上台致辞。

他环视一圈,一眼就找到了人群中闪着光芒的顾沫。

她今天很美,美的让人不能侧目。

顾沫隔空对他挤眼笑了笑,司墨南抿唇,开始讲话。

看到这似有若无的笑容,顾沫远远的看着,忽然觉得心跳加速。

真的很难以想象,这个站在台上风姿绰约、老成持重侃侃而谈的男子是她的丈夫。

自己这也算是捡到宝了吧。

司墨南致完词,台下轰鸣般的掌声让她收回了遐想。

没多会儿,司墨南端着酒杯来到她面前,低声问道:“怎么样,还适应吗?”

顾沫凑近他:“亲,文希来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一会儿晚宴结束单独给你机会采访他。”

“司总……”旁侧,一道娇滴滴的声音靠近。

顾沫转头,被粉饼子脸模特简韵诗吓了一跳。

看到她,简韵诗像是对待小孩子一般捏了捏她的脸:“顾沫你也来啦,你今天好可爱啊。”

顾沫甜美一笑道:“韵诗姐姐你也很美啊。”

她说完,转头寻找季舒白身影的时候,就看到情歌天后苏阮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墨南。”

顾沫偷笑,新欢旧爱一起出现,看他怎么办。

司墨南对苏阮举杯。

苏阮打量着顾沫:“这位我见过,她是简韵诗小姐,那这位呢?”

这件礼服她也看上了,可那导购说之前司墨南也订了件一模一样的。

她一直都以为司墨南会将礼服送给自己。

倒没想到会出现在这种小女生的身上。

简韵诗得瑟的立刻抢道:“哟,司总没带你见过啊,这位是司总的表侄女儿顾沫。”

苏阮疑惑的看向司墨南:“墨南,原来你还有表侄女儿呀,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司墨南看到顾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他没有直接回答苏阮的问题,只是凑近顾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记。

“少喝点酒,一会儿等我,咱们一起回家,”他扬唇一笑,颠倒众生。

顾沫傻眼了,眼看着他说完就这么走了?

那她怎么办?

简韵诗疑惑的目光像是雷达一样上下打量顾沫。

有表叔这么亲自己表侄女儿的吗?

周遭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射向她。

顾沫忙转身跟过去道:“表舅,你等我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煞有其事的混到司墨南身边,咬牙低声道:“司墨南,你想害死我不?”

看她咬牙启齿却又嘴角带着笑,司墨南斜眼看她:“是你想看笑话在前。”

两人这么黏糊着聊天,周围的人都将目光锁到两人身上,对顾沫的身份议论纷纷。

简韵诗撇嘴:“不就是个小娱记吗,还能掀起什么风雨不成。”

娱记?苏阮眼角向上微挑,默默的拿出手机……

顾沫吃饱喝足,鼓着饱饱的肚子来到贵宾室等司墨南。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时,顾沫正吊儿郎当的坐着。

可看清进来的人时,她立马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惊呼:“一个月奖金。”

文希莫名其妙的看着兴奋的顾沫:“你说什么?”

顾沫捂住嘴:“哦,不是不是,你好,文希,我……我能采访你吗?”

文希看着她笑了笑,一个月奖金?这女人有意思。

他走到她对面坐下:“可以,不过在接受采访前,我也先采访你一个问题。”

顾沫想了想:“你给我的一定是独家吧?不会是有官方回答的那种吧。”

“当然。”

“那好吧,你要采访我什么问题。”

“你跟老司什么关系?”文希挑眉坏坏的笑了。

“他……他是我表叔。”

文希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

顾沫连忙起身跑上前伸手挡住他跺脚:“哎呀,他是我老公。”

文希微笑,帅极了。

“那老东西还真老牛吃嫩草啊,不过你……不错。”

顾沫嘟嘴:“他也不想吃的,被逼无奈,我现在可以采访你了吗?”

“当然……”

顾沫精神抖擞的开始了自己的访问,采访结束的时候,门口也刚好响起了音乐。

文希拉着顾沫道:“走走走,出去跳舞去。”

两人出来,刚凑近人群里,就看到司墨南搂着苏阮正在跳开场舞。

苏阮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莫名其妙的,顾沫心里居然觉得有些不开心。

文希唇角扬起一抹调侃的笑:“走,咱们也去跳舞。”

顾沫甚至都没来得及拒绝,就已经被带到了场上。

季舒白莫名其妙的看着拉顾沫跳舞的大明星,一脸的懵,这夫妻俩,什么意思呀?

司墨南见文希搂着他的女人,心里莫名的不快。

他故意带着苏阮跳到文希身边,冷声道:“换舞伴。”

文希摇头:“不,我这舞伴挺合我心意的。”

司墨南黑脸。

文希坏笑:“哎老司,你这表侄女儿有婆家了没有,不如我……”

不等文希说完,司墨南已经自作主张的将文希拉开,把苏阮交给了他,而司墨南自己则换到了顾沫身边。

见司墨南黑着张脸,顾沫嘟嘴道:“这位亲,你至于吗,跟苏阮跳舞就眉飞色舞,跟我跳舞就板着冰块儿脸。”

“以后就离文希远点,他就是一臭流氓。”

“你就知道管我,你不让我跟别人走的近乎,那你还搂着苏阮跳舞?”

司墨南扬唇:“吃醋了?”

“整个西城的醋都被我包圆儿了,你没闻到味道呀?”

“那我补偿你一下,”他说着侧头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

顾沫傻了,连正在跳舞的这回事都忘记了。

这算是什么补偿?

远处正在喝酒的简韵诗,吃惊的差点把酒杯都掉到地上。

顾沫的脸一红,松开司墨南的手就跑出了会场。

……

顾沫跑出去好远才站定,心噗通噗通一阵乱跳。

顾沫,清醒点,她不是你能靠近的男人。

她呼口气,还不等心情调整后,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呵斥:“顾沫!”

顾沫觉得背脊发凉,刚一回头,‘啪’!

一巴掌火辣辣的被掴到了脸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