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 第970章 日本粮价风波

第970章 日本粮价风波

书名: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作者:大明第一帅 字数:2298

日本,京都。

皇居御所,一大早,主管粮食的老中松平信纲哭丧着脸,跑的满头大汗来见酒井忠胜。

“大老阁下,出大事了!昨日政所去收粮要三个银圆一石,今日再去收,竟已涨到了五个银圆一石!且还在涨再这么涨下去,别说幕府要收三万石军粮,只怕是一万石也难了”

日本德川幕府时期的货币流通存在着“东部重金,西部好银”的特点,以江户为中心的日本东部以金铸币流通为主,市场交易、物价标示皆用金铸币,而以大阪为中心的日本西部以银铸币为主。

明日《大阪条约》后,朱慈烺特地要求日本与大明的贸易采用大明的龙元结算。

松平信纲的话让酒井忠胜如遭雷击,他慌忙询问“可曾了解粮价上涨的因由?”

松平信纲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就这一夜之间涨上来的,情况尚且不明”

酒井忠胜刚想再问,却听老中阿部忠秋的话来门外传来“都疯了,粮价疯了,市场的粮价已经涨到五个银圆一石,城中的各户人家拼命抢购,都不分新粮陈粮了!”

出使大明的阿部忠秋平安回来了,酒井忠胜还是拎得清局势的,没有把他坑死在大明。

如今幕府主要靠三个人扛着,一个是大老酒井忠胜,其他二人分别是阿部忠秋和松平信纲,一个主军事,一个主内政。

以前是四个人,另一个是征夷大将军德川家纲的叔父保科正之,不过那家伙在数年前的山川之战被明军打死了。

近日来,阿部忠秋一直对幕府出兵之事感到不爽,多次出言抱怨酒井忠胜老子出去一趟,你就把天皇给弄死了?不是说好的不出兵吗?

酒井忠胜充分表现出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雅量,以和为贵,没有跟他过不去,反而耐心的给阿部忠秋分析幕府收获的利益。

阿部忠秋倒也没给领导找麻烦,闹了几天倒也就清净了,因为他觉得领导说的话很有道理。

眼下幕府的形势,貌似比之前好多了,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倒幕联盟就是一群战五渣,一捅就破。

然而现在幕府最大的敌人,从倒幕联盟变成了大明,情况似乎又变得更糟糕了

酒井忠胜敲了敲太师椅的托手,道“你们不要慌,不要乱,有我们三人在,日本的天塌不了。”

他嘴上说的轻描淡写,实则心里慌得一比,在这么下去,四处“剿寇”的幕府大军就要断粮了。

军队断粮意味着什么,为政者都很清楚,那是比乱民可怕的情景!

他闭目沉思,半晌才开腔“商人囤积居奇,扰乱行市,此事未必是巧合,我想是有势力在背后故意针对幕府,坏我们的平叛大计!”

松平信纲道“此事我也怀疑,昨晚就派人去查了。”

提到那背后可能存在的势力,三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想到明国人,只是谁也不愿提出来。

想起几年前的江户大轰炸,幕府上下无不心有余悸,都不愿与大明触碰,好在大明前段时间派来使者,只是代表大明皇帝言辞训斥了幕府,并未有过激的举动。

为了试探大明的态度,酒井忠胜提出了向大明购买军火,然大明使者一口应了下来,还多加了三百门火炮,承诺两个月后交付幕府,这让幕府上下都松了口气。

不过酒井忠胜依旧不信任大明朝廷,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因天皇绍仁被杀,日本局势动荡,倒幕联盟崩溃,许多大名破产,京都城内到处都是绝于仕途的牢人(失去领地和俸禄的武士),弥漫着不安的气氛。

半个月前,由井忠弥、丸桥向雪等一伙牢人策划推翻德川幕府,打着征夷大将军“弑君”的名义在京都发动起义,因计划泄露,由井忠弥自杀,丸桥向雪逃亡未遂被捕。

这一事件使得在京都统治松弛的幕府警醒,为防止众多武士因丧失主家而变成浪人捣乱,幕府不得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发钱发粮稳住他们。

这样一来,幕府的财政压力就更大了,同时酒井忠胜从被捕的起义牢人首领那得到消息,他们是受人指挥才起义的。

至于那幕后之人,丸桥向雪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对方给了不少钱,最后幕府也没有查出来。

这时,一名侧用人(近侍,相当于司礼监大太监)风风火火的推门进屋,将一份公文放在酒井忠胜面前的桌案上,道“大老与诸位老中请看”

酒井忠胜展开公文,眉头皱得更紧了。

松平信纲瞧他凝眉不语,一阵心急,询问道“大老,何事?棘手吗?”

酒井忠胜不置可否,将公文放在桌案上,推向前去“你们看看吧”

松平信纲是个急性子,迫不及待的拿起那公文,一目十行扫了几眼,当即面色一变“果然有人暗中策划,昨日京都府五十家粮铺同时率先涨价,今天有更多的粮铺跟风涨价,而这些粮铺的东家竟都是明国人!”

“当真?”

阿部忠秋惊呼了一声,连忙抢过公文亲自过目,他越看脸色越沉。

酒井忠胜指着他恨声道“阿部,这就是你所谓的,他们大明不会干涉我幕府内政?”

阿部忠秋尴尬一笑,道“阁下,这件事说不定只是大明奸商趁着我日本内战,想发一战争财,并不能代表是明国朝廷所为”

酒井忠胜面色越发凝重,忍不住道“你闭嘴吧,到现在你还相信明国使者说的那番鬼话?人家早就布局对付我幕府了!”

松平信纲见二人又准备打嘴仗,忙岔开话题道“如果是明国朝廷在幕后控制日本粮价,那我们该怎么办?”

此言一出,二人立刻都闭嘴了,厅中安静得落针可闻。

酒井忠胜最先表态道“油锅中的鱼肉尚且会垂死挣扎,何况我幕府!”

话虽如此,幕府应对的计策还是要有的,只是经济战这种高端玩法,岂是他们三个老顽固片刻就能想到应付的?

三人琢磨了半天,一时间不得其法,只能如此大眼瞪话了。

就在幕府苦苦思索着应对之策时,幕府中负责监察的大目付又来禀报“仅仅半天的功夫,京都府的粮价已经涨到六个银圆一石了!”

据这小日本高官描述,现在的粮食有价无市,京都内外的米店几乎全部关张告罄,粮店外聚集着层层百姓,想要买上几碗米回家下锅,都已经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这下幕府三老彻底慌了,主管粮食的老中松平信纲快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在厅内团团转,却拿不出半点法子来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

他很清楚,这些粮店是大明商人的财产,根据几年前明日两国签订的《大阪条约》,幕府不得侵犯在日明商的利益,否则就会引起两国关系恶化,大明不会坐视不理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