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李朝万古一逆贼 > 32.尚沃解来四十万

32.尚沃解来四十万

书名:李朝万古一逆贼 作者:秽多非人 字数:2056

“皇帝勅谕朝鲜国王世兄李?,览奏尔弟王玜体态不怡,朕心恻然。据庄献王妃洪氏奏称,尔聪明孝友,宽弘仁恕,夙有长人之德,为国人所愿戴,请册承袭。朕俯顺舆情,一允所请。兹遣官齎诏,诞告尔国,封尔为朝鲜国王,继理国政。封尔妻洪氏为国王妃,佐理内治。幷赐尔及妃诰命彩币等物,尔宜永矢,靖共懋缵,承於侯服,迪宣忠顺,作屛翰於天家,尔其钦哉!毋替朕命,故谕!嘉庆十二年正月初二日。”

高踞在王座上的万复,大声宣读嘉庆皇帝的敕谕。当然啦,他不是坐在那张朱漆宝座上,只是站在旁边而已。但即使这般,也能让人明白,上邦之臣,凌驾于下邦之主。

站在明政殿堂下的李?,躬身弯腰,聆听圣训。不仅没有一丝的不耐烦或者不满,反而始终带着一丝微笑。毕竟这是天使代圣天子降敕,不能有丝毫的不敬。

闵景爀则领衔一众大臣,在李?的身后,听奉诏谕。眼下一切尘埃落定,嘉庆皇帝也已经认可了朝鲜的王统承袭,国中再也无人可以置喙李?继位的合法性。

站在高处的万复继续读圣旨,虽说册封已经读完,但是实际上圣旨还有后续,展开来保不齐真有小二米长。

“赐朝鲜国王李?,黑狐裘一袭、三等貂皮百张、金背玲珑带鞍马一匹、大蟒缎一匹、小蟒缎一匹、妆缎一匹、锦缎一匹、大缎二匹、四团补缎二匹、石青缎一匹;赐王妃洪氏,大蟒缎二匹、妆缎二匹、锦缎二匹、倭缎二匹、闪缎二匹、帽缎二匹、素缎二匹、石青缎二匹、大缎三匹、彭缎三匹、纱四匹、绸四匹。”

李?这便出列赶紧谢恩,这赏赐不出意外,都是以前历代国王继位时满清皇帝赏赐的东西。而且这还是一个逐步增加的过程,一开始黄台吉的时候,能让你继续干朝鲜国王就是给你脸了,提个锤子的赏赐。

到了顺治末年康熙初年,满清已经基本平定了境内的反清拥明势力,自动继承了中央大国,天朝上邦的体系,这时候就开始给朝鲜赏赐了。有恩怀远国,薄来厚往之姿。但是这个数目一般也不会太多,大致表里二十余缎而已,一直持续到雍正时期。

至于乾隆皇帝,这位就不必去提了,惯来是个喜欢奢华景气,万邦来朝,好大喜功的人。对于朝鲜、暹罗、琉球、南掌等国的赏赐他认为太少了,要求礼部查询旧典加赏。因为朝鲜事大忠诚,所以一下子加赏表里五十四件,这才有了现在的景况。

圣旨宣读完,这边李?接过,立刻往宗庙里送,等招待完册封使,他还要赶去告祭历代先王,表示自己得到承认,合法承统了。

闵景爀则代替李?引导清使万复和崇贵往宫中莲花池香远亭走去,要设宴招待清使。料理也是极尽招待之能事,光是待令熟手就召集了八十余员。

甚至连以前洪景来在熊津听说过的,作为贡品上交的熊津鲸鱼也下洋拼死捞了一头过来设宴。而且和隔壁的清国不同,清国称“天上龙肉,地上驴肉。”朝鲜这边则称为“天上龙肉,地上骊肉。”所谓骊肉,乃是通身全黑的马肉,这时候也搬上宴席。

至于龙肉,当然不是什么真的龙肉啦,乃是在朝鲜北部,以及东北地区的深山老林中的“飞龙鸟”。学名叫做花尾榛鸡,要不是为了招待清使,洪景来也根本见不着。

这玩意儿在后世里都快灭绝了,平常人一辈子都见不着,更不要说品尝了。据说那个汤,一口下去顺滑无比,还带回甘。

但是这种时候嘛,哪有人真的把心思放在吃东西上面,就算有,估计也就只有没啥负担的万复和崇贵。他们在朝鲜现在是“人上人”,谁见了都要陪着小心,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哪怕肆意妄为一点,也无所谓。

李?的姿态摆的很低,和万复乃是左右同排并坐,至于崇贵则是和闵景爀对坐,大家一溜往下排排坐。万复银子拿的足,吃的也开心,一点儿刁难的意思都没有。

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李?的汉语不太标准,大伙儿也知道李?跟着他爹被流放,吃苦遭罪,好日子都没过几天。在江华上也不可能有专门的教师教导他汉语,全是在家庭内部学的,和万复对答起来,多少有时候不能融洽。

万复也不知道李?的底细,他只以为是李?从小不学无术。这点在他们满清的宗室和八旗子弟里那就见的多了,唱戏的、玩鸟的、斗蛐蛐的,什么人没有啊。反正做大王的又不一定要各个英明神武,群臣辅佐嘛。

嘻嘻哈哈这么着也就过去了!

清使招待周全,大小事务完善,洪景来把剩下送人的事情交给闵景爀他们,便找来林尚沃。此前林尚沃出使燕京,除了帮助李?正位获得嘉庆皇帝的认可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全力在此次使清时,赚取利润,贴补朝鲜的财政。

为了这个,洪景来可是把从金祖淳、朴宗庆等原先大佬家查抄来的那些珍珠宝贝、皮草人参都一股脑儿的打包给了林尚沃,作为他本次出使的本钱。至于其他京华士族凑出来的本钱和货物,也一并给他带上,就为了赚钱。

现在去年秋天解来的秋粮正税都用的七七八八,查抄京商的钱则拿来给李?大婚,还有重新整修宫殿官署之类的,所剩无几。洪景来就指望着这钱继续办事呢,济物浦那边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完全见不着钱。

“尚沃啊,此番去往燕京,获利如何!”洪景来到底带着些迫不及待。

“不太多,约莫白银四十万两,而且需要在汉阳各处发卖以后,才能有这些。”林尚沃早就知道洪景来会问,所以立刻报出一个价钱。

“那便是一百六十万两钱了,可以了可以了,尚沃你做的很好。”洪景来听了这个数字,长舒了一口气。

“我在燕京发现一件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