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残明霸业 > 第七十八章 让板砖再飞一会儿

第七十八章 让板砖再飞一会儿

书名:残明霸业 作者:天漄行知 字数:2260

庞天寿走了几步,天浪也拨开众人的肩膀,抡起胳膊‘嗖’的一声,手中的板儿砖便随声飞了出去。

庞天寿听得背后一股黑风,都差不点儿把脖子缩进腔子里去。

天浪拿出了撇铅球的力气,把个板儿砖当成了铁饼,而且他的砖头飞的实在太准了。

前世在部队经常训练投弹的身手,完全可以把手榴弹在三四十米外扔进鬼子炮楼的射击孔,这一条街才多宽啊?

就看那板儿砖在蓝天上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朝着王员外的大饼脸酒糟鼻呼呼飞去。

随后天浪一个箭步便也冲了出去,却不料庞天寿反应过来后的速度比他一个年轻人还要快。

风中那孤单的背影开始追逐自己头顶上的板儿砖,手中一条脏兮兮的扁担斜斜地横拉在地面,拉出一条沟壑。

三步并作两步,庞天寿的一条扁担就抡圆了扫向几个打人打得正嗨的家奴。

一、二、三,三声闷响伴随着三个恶奴‘噗噗’喷出的一股股老血。

可王员外却没能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因为他的大饼脸上,正有一块儿青灰色的带着泥土芬芳气味的板儿砖深深印着呢。

王员外一声嚎叫,双手捂着脸‘啪叽’一声便是横躺在了台阶上,身边一群仆人就要上前搀扶,却不料随后倒下去的更多。

四五条青壮大汉从庞天寿的左右飞起、噗通通落下,其余人大起大落的眸子和下巴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恐之色。

随即铁拐李也是一个亮招,却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从庞天寿身后偷袭过来的一只撩阴大脚给废了子孙根。

主要是踢他蛋蛋的人他没注意,天浪不但阴损,而且身高腿长啊,那一脚下去,就是两米多的攻击距离,铁拐李做梦也没想到会被踢中啊。

铁拐李刚一亮招就被突然的一脚踹的倒飞了出去,连铁棒子都特么给扔了。

“骂的,真是给你脸是是不?还尼玛亮招,老子让你亮招,让你亮招!”天浪的大脚丫子不要钱似的往他身上踹,骂完了不过瘾,还发出了一连串的‘欧达’。

“你以为就你会‘欧达’?”

“你竟敢偷袭俺!捏好下作!”铁拐李还是抗打呀,终于缓过一口气,滚到圈外小细腿儿后蹬着倒退,手指着天浪骂道。

“还敢不敢多骂两句,老子肯定再多给你两脚,把你的王八盖子踩稀瘪你信不信?三天没杀人了你还来撩拨洒家。”

“好啊,你不讲道理。”铁拐李带着哭腔。

“打疼你才是道理,看老子的佛山无影脚!”

天浪说话便是动了,欺身而上。

他的腿长,铁拐李腿快,又软又灵活,铁拐李的腿如蛇一般缠了上去,想勾住天浪的腿,而后一个拧身想掰断他的腿。

铁棒子虽然被打飞了,但腿法可是铁拐李的看家本事。

不过天浪也不是第一天打架,铁拐李说他未逢敌手,可天浪从出了军区大院儿,不是也竟打别人来着?

两人这便对上了,“主子,小心这孙子有些扎手,需不需要老奴帮忙?”庞天寿那叫一个龙精虎猛,甩着扁担晃荡着肩头炯炯亮着一双鹰眼问道,那叫一个炫酷抖擞。

“不用,你们把周围的花花草草都摘干净了,大瓣儿蒜留给小爷亲手来拍,骂的就不信了,还敢有人这么跟洒家叫嚣。”

庞天寿和邓凯外加十来个锦衣卫高手还有十来个武太监,打一群家丁不是跟虐狗一样吗?

天浪一口一个洒家,说话不干不净,可落到庞天寿和邓凯一帮杀气腾腾的战兵耳朵里,才真是提振士气呀。

天浪的腿被铁拐李勾住,铁拐李想天浪的腿再伸近些他便一个拧身。

可天浪根本不吃那套,这一脚虽然又是找着铁拐李的裆部去的,可见铁拐李的脚法真的很不错,筋骨柔软,力道也不弱,天浪便收住了腿与铁拐李对别。

铁拐李咬着牙使劲儿,天浪的力量不弱于他,一手在前一手背在身后和他较力。

可天浪的腿却也暂时收不回来,便是随机应变借着铁拐李勾住自己的腿为支点,大喝一声,抬起另一只大脚踹向了铁拐李的支撑腿。

这一脚天浪先倒地,铁拐李慌忙跳脚躲闪,也被天浪一压腿带了一个屁股蹲儿。

呵呵,可他忘了自己被天浪压着呢,这一蹦根本没蹦起来。

可倒地之后铁拐李就悲催了,原本以他的身手,还真能和天浪硬拼一阵子,可天浪打架从来不按套路啊。

天浪倒地后,继续别着铁拐李的腿,另一只脚则没命地踹他。

铁拐李的胸口,脖子,鼻子,脑门儿,都分别挨了一脚,铁拐李两手乱划拉着格挡,却挣脱不开,想回踹天浪,却踹不到他的人,只能踹到空气。

铁拐李心中郁结啊,怎么天浪的腿这么长,自己根本够不到他。

“敢跟老子玩儿剪刀脚,你小子出师了吗?孙子,看看这个,比醋钵还大的板儿砖见过没,死去!”

天浪背着的手终于伸了出来,明晃晃比铁拐李的脸还大的一块青砖被他攥在手中一脸狰狞地砸向了铁拐李的面门。

铁拐李都吓傻了,双臂交叉大叫一声想要护住自己的脸,腿上的力道却是放松了。

天浪却是收回表情狡黠一笑,膝行一个拧身,两条腿锁住了铁拐李的一条腿,铁拐李被锁着拧了一个驴打滚,随即天浪一声‘哈’整个身子用力一掰,就听‘咔吧’一声,随即便是悲怆凄厉的一声惨嚎。

板砖是虚招,剪刀脚才是实打实的,和高手过招,铁拐李这样毫无遮掩上来便是一招剪刀脚还真就是花架子,根本伤不到人。

反观天浪虽然玩儿的埋汰,招式却真的凶狠致命。

铁拐李的腿断了,天浪却根本没收手,胳膊轮的浑圆飞起,一顿板砖把个铁拐李从蹲着打到跪着,又从跪着打到趴下,还是脸先着地。

天浪还锁着他的腿不放,一顿板砖把铁拐李浑身上下招呼了无数遍。

天浪竟然这么快便掀翻了铁拐李,周围人都吓傻了,按两个人身手的差距,几乎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可这就是天浪打架的厉害之处啊,遇强则强。

这让两边人都不知道继续动手了,而这边已经死挺的铁拐李还被天浪用板砖没命地抽着,砸着。

天浪一下又一下砸到自己胳膊都跟着疼,周围是一片寂静无声的观众,只有板砖砸在铁拐李头上身上发出沉闷的砰砰声。

那声音死气沉沉的,既不是脆响也没有听到惨叫。

铁拐李僵直的身子越来越软绵绵的,变成了一个破烂的布偶娃娃,血浆四下迸溅着,溅了天浪满身满脸,天浪却跟抽风一样,继续发力猛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