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玩家超正义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车之辙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车之辙

书名:玩家超正义 作者:不祈十弦 字数:3236

“……咦?”

萨尔瓦托雷却是愣了一下。

“是这么简单的规则吗?我听一遍就知道怎么玩了。”

他看上去有些遗憾:“那这不是想输都难?”

“……明牌还是暗牌,就由你来选择。”

腐夫尽力让自己无视萨尔瓦托雷的话语。

不知为何,萨尔瓦托雷明明一脸蠢相,但是说话却比安南更加气人。

“能选的话,我自然选择暗牌方。”

萨尔瓦托雷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为了结算权吗?”

腐夫冷笑着:“倒也是种策略。”

“那倒不是。”

萨尔瓦托雷诚实的答道:“只是因为,假如我是暗牌方的话,就能观察你的牌了。”

“但不要忘记,你能够看到我的牌、却看不到你自己的牌。”

腐夫提醒道:“而且我有最后一张牌,是你看不到的。”

“那无所谓。”

萨尔瓦托雷毫不犹豫的答道。

腐夫冷哼一声。

他看向安南,警告道:“如果你对‘贝拉’提出任何建议,就算对方作弊判负。”

“你随意。”

安南双手抱胸,随口说道。

在腐夫说出规则的时候,他其实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他没有进行解释、甚至没有看两人的比赛,而是远远站在一旁。

倒是“德米特里”,选择站在了“贝拉”身后。

没有任何犹豫,赌局立刻开始。

这次,不知是遵循安南的言语……亦或是腐夫准备好的决斗空间已经破破烂烂的。

他们没有进入那个特殊的空间。

而是在地下室的牌桌前坐下,进行赌斗。

安南坐在远处,饶有兴趣的看着腐夫。

他的眼中是腐夫有些读不懂的嘲讽。

但赌局已经开始,腐夫先行要牌。

他将自己的第一张牌先行扣下。

萨尔瓦托雷作为暗牌方,他的第一张牌是“圣杯王子”,也就是杯J。

看到萨尔瓦托雷抽到K的时候,腐夫的表情突然怔了一下。

他隐约想到了什么忘记的事……但记忆却又瞬间消散。

萨尔瓦托雷这时突然开口道:“我这个时候,可以结算吗?”

“可以倒是可以,”腐夫呵呵的笑着,“但你就这么相信,我没有比你更大的数字吗?

“你敢赌吗?”

“你这个时候抽到Q和K的概率是很低的,而如果抽到J也算是我赢。”

萨尔瓦托雷有些遗憾的说道:“但是我还想多玩一会。”

他说到这里,有些期待的看向安南。

“——可以吗?”

“你不能回答他。”

腐夫立刻警告:“这算是场外暗示!”

“那我可以吗?”

“德米特里”突然开口。

腐夫有些犹豫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你可以。”

“那就继续玩吧。”

卡芙妮从后面,拍了拍扮演“狼人贝拉”的萨尔瓦托雷的肩膀:“以你自己的想法来就行。”

她对萨尔瓦托雷不够了解,但她对安南要更了解一些。在安南与腐夫赌斗的时候,卡芙妮就已经梳理出了、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错。

虽然不知道安南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但卡芙妮选择相信安南。

但腐夫依然还没有理解,自己为何会感到如此烦躁……

他继续要牌、并将牌扣在桌面上。

第二张牌是杯4。

第三张牌是杖Q。

第四张牌是杖2。

第五张牌是币3。

第六张牌是杖K。

“……现在,后悔了吗?”

腐夫似笑非笑的望向萨尔瓦托雷。

之前与安南赌斗的时候,他心中感受到的恐慌、已经完全消散。

他终于难得的,感受到了一丝畅快。

——这才是他熟悉的节奏!

这个时候,腐夫的桌面上已经有了五张明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领现金红包!

其中权杖牌有了两张——分别是Q与K,开始听牌。只要再摸到权杖J,就会进行结算……并至少有七点。

而此时,萨尔瓦托雷的桌面上,依然只有孤零零的一张J。

“只要我再抽到一张牌,我就可以立刻结算、这个时候我有至少七点,至多十点。而你场上只有六张牌,看得到的点数只有一点。”

腐夫似笑非笑的说道:“而你想要获胜,至少需要再获得十点。你觉得这个概率又有多大呢?

“——你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

若是以常理度之。

这个时候,萨尔瓦托雷的心理压力应该是非常巨大的。

无论他是任何一方都是如此。

假如他是明牌方,那么他就会因为看不到对方的牌面上有什么牌而感到焦躁;假如他是暗牌方,就会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牌而恐慌。

这正是腐夫最为喜欢的套路。

——并非是在游戏本身上击败对手,而是在局外破坏对方的状态。

只要对方产生恐惧、焦躁、上头、自我怀疑等情绪。

就会被腐夫身上的香料气息放大这份感情,进而导致对方的慌乱。

腐夫最喜欢的,就是看对手由胜券在握,逐渐思维混乱、最终彻底崩溃时的样子。

“你继续啊?”

但萨尔瓦托雷却是完全没有焦虑。

他只是催着腐夫:“你抽啊,你不抽我怎么抽啊?”

腐夫嘴角扬起。

他不慌不忙的再度抽卡,打出一张剑7,同时嘴上的垃圾话不断:“果然现在还是后悔了吧?

“如果是第一回合的时候,就选择结算……那时你想要战胜我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你是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结算呢?真的是还没有玩够吗?还是说……你是心怀恐惧,而感到犹豫了呢?”

“你抽啊。”

萨尔瓦托雷皱眉回应道。

腐夫一边打出一张剑10,同时继续说道:“我这边连续两回合没有点数入账。是不是感觉到心情变好了一些?

“没错,六张牌的时候进入结算、与八张牌的时候进入结算,你想要获胜的概率是完全不同的……”

“——结算。”

萨尔瓦托雷抽卡完毕之后,看也不看扣在桌面上、同时立刻说道。

他有些奇怪的看向腐夫:“都说了,我不在乎输赢了。腐夫阁下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他说着,将自己场上的八张牌分成三堆。

三张、一张、四张。

“三月十四,这是安南的生日。”

萨尔瓦托雷有些遗憾的说道:“而也几乎是安南继位的日子……安南的父亲给安南赠送了非常厉害的生日礼物,但我只能给他一份贤者之石。我一直在想,有什么可以弥补的。

“如果这个能赢的话,就算是我给安南赠送的第二份礼物了。”

他将自己眼前的七张牌翻开。

除了杯J之外,还翻出来了杯Q、杯K、剑K、剑Q。

八张牌中,有五张大牌——共计十二分,甚至险些就到了十四分。

腐夫的那张底牌甚至不用掀开。

无论那张牌是什么,都不可能比萨尔瓦托雷更大。

……这到底是什么手法?

腐夫顿时愕然。

他想到了自己会输……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离奇。

他毫不犹豫的对“贝拉”质问道:“你到底是动了什么手脚?

“为什么会在这一张的时候开牌?八张牌里开出五张大牌,这合理吗?”

这完全不符合概率!

无论是第八张时开牌的策略,还是这邪了门的五张大牌。

“我没有别的什么才能,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能在巧合之下,把贤者之石的技术复原出来了……更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咒缚、不会在最危机的时候遇到安南这个好兄弟。”

萨尔瓦托雷遗憾的说道:“我都说了,希望能够多玩一会。如果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怎么可能会提出这种任性的要求……”

“……只是单纯的运气?”

腐夫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作弊成习惯之后,连赌博最初的定义都忘记了吗?”

安南嗤笑着,在远方悠悠答道:“你嘴上说着相信概率、说着‘没有任何人能一直赢下去’,却选择了以运气驱动的赌局。

“但在你真正见识到了好运气之后,却反而不相信它的存在……哦,对了。”

安南的笑容满是恶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当年与自己的主子初次赌斗、输掉了下面的时候——就是玩的这个游戏吧?

“你多半是失去了与这个游戏有关的记忆。会在这个时候,下意识的把这个游戏掏出来……是因为,你本能的觉得自己玩这个游戏会输吧?只是可惜,你已经输不掉第二根命根子了。嗯,你的确是心愿所偿了。”

在逐渐崩塌的噩梦中,路人的脸庞逐渐化为虚无,变成一个个的无脸人。

而地面、墙壁与天空则不断瓦解,显露出外面挂着的一根根的丝线——那正是腐夫入侵这个噩梦时使用的力量。

腐夫坐在桌前。

他的脸没有化为虚无,但却也没有任何表情。

——原来如此。

他意识到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感到焦躁。

在上一把比赛中,丢失的记忆……却是正好如此关键。

安南在从这个噩梦中离开前,还留下最后一句如刀般的言语:

“我记得这个游戏,在古普塔王国的名字是‘勇气之数’。而你当年,选的就是暗牌一方;你开局也是一张J——对吧?

“——可你就怎么,没有开牌的勇气呢?”

安南的声音彻底从噩梦中消失。

腐夫抬起头来,有些迷茫的看着崩塌的天花板。

他抬起手来,下意识的向着上空抓握着。

——却是什么都没有抓到。

“……啊。”

他无意义的呢喃着,大脑一片混乱。

这是命运吗?这是报应吗?

他输了吗?亦或是他赢了?

以及……

最初的自己,为何没有开牌的勇气呢?

他的身体,被逐渐崩塌的噩梦所淹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